在巴黎屋頂的邊緣

2018 節目 > 展覽 > 在巴黎屋頂的邊緣
在巴黎屋頂的邊緣
從高處看巴黎‧難忘的視覺之旅
展覽

文化及創新

日期和地點
25 May – 23 July 2017

自十五世紀以來,巴黎首屈一指的城市風光和建築都一直為法國本土或來自異鄉的藝術家和作家們提供靈感。然而人們的焦點卻總是投向林蔭扶疏的大道或是名勝古蹟之上,巴黎櫛比鱗次的頂上風光往往被人忽略。由城市大學展覽館主辦的《在巴黎屋頂的邊緣》展覽則以「巴黎的屋頂」為主題,為觀眾展示巴黎屋頂多姿多采的歷史和風格,以及它在法國文化中的角色。

是次展覽展品包括油畫、印畫、設計手稿、照片、建築模型、電影片段和多媒體展示等,務求讓觀眾從不同角度感受巴黎由一個中世紀城鎮蛻變為「花都」的過程及其中幻變之美。自十九世紀中期巴黎現代化開始,新的巴黎和舊的巴黎就相互交錯。文豪如雨果、左拉、波特萊爾等,都偏愛中世紀遺留下來的古雅迂曲的小巷;而在印象派大師如馬奈、畢沙羅、凡高等人畫筆下的巴黎,則總是熙來攘往,由奧斯曼男爵所策劃的康莊大道縱橫交錯,呈現出現代城市的一面。

今天的巴黎,也和當時一樣,新舊交融。哥德式的塔尖、金光燦爛的圓拱、或是一片一片鋅金屬裝嵌而成的屋頂,投映在波光粼粼的塞納河面,時而嫵媚可愛,時而氣象萬千。無論是煙雨濛濛或是陽光初霽,濃妝或是淡抹,巴黎都總是相宜。每夜華燈初上,大街兩旁屹立的牌樓蒙上一層黑紗,錯落的路燈交織著咖啡店和餐廳的光影,又別具一番風味。正因如此,光影幻變的巴黎總是藝術家的素材,而在電影、小說、甚至是廣告裡面,巴黎都有一副不同的面孔:它既浪漫,也有都市的急促;它既華美,但也有憂鬱的一面;它既是古老的,也是現代的。

城市大學展覽館

九龍塘達之路

香港城市大學

劉鳴煒學術樓 18 樓

最近巴黎第九區的市長布爾克麗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申請,把巴黎的屋頂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之列。屋頂對藝術家、建築師、畫家、攝影師、電影製作人以及法國和全球各地的作家而言,一直是取之不盡的靈感源泉。多個世紀以來城市漫遊者凝視不斷更新的屋頂形態,那些精細的色板,如灰淡柔和的鋅片、青灰石板、宏偉的金色穹頂等,彷彿都能把他們帶入迷醉、神秘的旅程。塑造城市景觀的巴黎屋頂,繼續為我們提供新的視覺空間,既近又遠,躡足於城市與天空之間。它們讓小說中那些難以企及的夢境成為真實。這場展覽的目標便是要向觀眾展示巴黎屋頂的歷史與創革,及其構成城市景觀的五彩繽紛的一面。

屋頂的繪畫與視覺藝術
巴黎屋頂的繪畫藝術能得以延續,首先要感謝15世紀的畫作《伯利公爵的豪華時禱書》。接著有17世紀具紀念意義的《來自風車》、18世紀羅貝爾豐富的城市景物畫。此後,印象派畫家如卡耶博特、畢沙羅、梵高、布拉克、瓊坎等,至現代的斯塔埃爾,都沉醉於以巴黎屋頂來裝飾他們筆下的城市風貌。這些林林總總的圖像將我們的視野抬高到城市最高點的建築裝飾部份,讓我們置身於懸浮半空的城市光與影之中。

音樂、文學與地平線
描述巴黎及醉心於其屋頂的文學作品相當豐富,且廣泛地成為公眾閱讀和交談的話題。梅爾西耶、巴爾札克、雨果、左拉、勒胡、海明威、莫迪亞諾的作品就是很好的例子。音樂、歌劇、愛情故事和流行曲是勾勒巴黎屋頂的另一些文藝媒介,在簡短的演陳述中往往帶給人意想不到的驚喜。

屋頂的建築與工藝
巴黎屋頂的建築,例如箭矢、鐘樓和穹頂等裝飾,反映了古代皇家工藝的成就。聖母院、聖寵谷教堂、四國學院、榮軍院,都是突出的典範。但到了19世紀,奧斯曼式建築的出現,才以其流線型屋頂和鍍鋅閣樓,真正賦予巴黎永恆和人們一眼即可識別的色調。
巴黎市區的龐比度中心、歷史中心、阿拉伯文化博物館、卡地亞基金會等,組成了最有象徵性的建築群,代表了巴黎屋頂藝術的精萃。科技創革同樣為巴黎天空景觀的營構作出了貢獻,例如巴拉德禮堂、聖奧古斯丁教堂、歌劇院、艾菲爾鐵塔等,還有20世紀前夕的巴黎大皇宮。上一世紀巴黎的屋頂出現了本質的變化:屋頂陽台為俯瞰城市景觀提供了新的途徑。此後,巴黎成為了各類建築實驗的交滙點,從而改變了建築業的標準和概念。

工藝師與巴黎屋頂的修復
工藝師及其伙伴多年來一直為巴黎的歷史遺跡,如餐館和傳統建築的保育和修復工作不懈地努力。作為傳統與現代物料的專家,石板瓦工對石板鋪蓋、管道設施、銅、鋅、鋼材及玻璃等瞭如指掌。這些世界知名的工藝師延續和保存了巴黎的歷史記憶,以及構成這個法國首都城市風貌一部份的屋頂景觀。他們受到國家和巴黎市的任命,在歷史遺跡首席建築師的指揮下進行保育工作。

可以自我介紹一下嗎?

我是 Emmanuel BREON,現任建築與遺產博物館館長,亦是《在巴黎屋頂的邊緣》的學術策展人。我和我的團隊負責搜羅各類能突出是次展覽主題的藝術品,藉此為巴黎的頂上風光留一個紀錄。

問:您們是如何決定以「巴黎的屋頂」作為展覽的主題呢?為什麼?

答:巴黎市第九區區長 Dephine Bürkli 已經為爭取將「巴黎的屋頂」列入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 (UNESCO) 非物質文化遺產而成立了專責的委員會。適逢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二十週年,該委員會的秘書長 Olivier Boileau Descamps 及活躍於新媒體的設計師 Nikolas Patrzynski 提議在香港以這主題舉辦展覽作為慶祝活動的一部分,並邀請我出任策展人。「巴黎的屋頂」這一主題深深吸引我,尤其是它如何為藝術提供靈感這一方面。

您可以介紹一下是次展覽的展品嗎?

巴黎的屋頂是個隱密的藝術寶庫。大多數人都不太留意和欣賞巴黎鱗次櫛比的屋頂,但它卻曾啟發了無數的藝術作品,其中包括了攝影、小說、電影、繪畫、甚至建築模型和建築繪圖。這次展覽我們就搜羅了各式各類的展品,讓觀眾一睹巴黎的頂上風光如何為藝術創作提供靈感。是次展覽亦向一直默默守護巴黎屋頂的工匠們(法語叫他們 “couvreurs”)致敬,因此除了以上提及的展品外,陳列還包括與巴黎屋頂製造和維修有關的物料及技巧展示。凡此種種都足以呈現「巴黎的屋頂」作為世界共同遺產的風貌。

您個人最鍾情展覽中哪件展品呢?可以談一下嗎?

讓我最神移的要算是十九世紀中期維奧萊-勒-杜克描繪巴黎聖母院的水彩畫及為其尖塔所製的建築模型了。維奧萊-勒-杜克是拿破崙三世伉儷最寵信的建築師,這次展覽所陳列的兩件作品都是呈供御覽之用。這些藝術品並不常於外國展出,能在法國以外欣賞得到真的有賴機緣。

可以再多說一點展品的歷史背景嗎?

就以我剛談過的維奧萊-勒-杜克的木製模型為例。大家在欣賞之時請幻想一下,當年拿破崙三世伉儷翩翩而至,在那正舉行沙龍的杜樂麗宮(己毁)中欣賞、檢視著這些草圖和模型,決定為巴黎聖母院興建一座尖塔的情景。

另外如陳列中各式各樣的鋅製裝飾,都是巴黎屋頂的特色之一,負責的工匠們都需要特別的技巧。巴黎的屋頂工匠們是世界上唯一一群於數百年前就已經純熟地掌握了這些技巧的技工。能近距離一睹他們的成果,心情也有點激動:他們也稱得上藝術家呀!

日期和地點
25 May – 23 July 2017
最新動態
下載

 

關注我們

 

聯絡我們

ASSOCIATION CULTURELLE FRANCE - HONG KONG LIMITED

上環干諾道中200號信德中心4樓403室

T: (852) 3678 0150   E: info@frenchmay.com